我为乡亲写春联

  我为乡亲写春联

  每逢春节来临,每见新贴春联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当年为乡亲们写春联的往事。当时,老乡们那种热情送来红纸、高兴拿回春联的和美情景,以及全村都贴着几乎出自我一人之手的红彤彤春联的吉祥气象,着实令我心潮起伏、感铭不忘。

  1966年,我小学毕业,按常规参加了初中入学考试。记得当时乡中心小学有13人参考,最后只录取了我。从那时候开始,为乡亲们写春联的任务就落到了我身上。

  每年春节前一周左右,乡亲们便先后送来红纸,托我写春联,一直到除夕都络绎不绝,尤其是除夕当天,是写春联最忙的一天。家里三间平房,到处摆满了春联,我的父母、姐妹都帮上了忙,一家一家地分开放好,待墨迹干后,再将春联卷好,标上名字,让乡亲们来了即取,不致错乱。

  而我则是首先根据各家的房屋格局(农村孩子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各家晃悠玩耍,所以对各家的住房格局都十分清楚)与书写的内容,将一张或几张红纸裁好。虽然一些乡亲只是将红纸送来而不作任何交代,但凭我对各家住宅布局情形的了解,诸如大门、后门、房门、灶门、独扇门还是双开门,甚至连禽畜圈门等都清清楚楚,因此书写内容与款式照样安排得妥妥帖帖。

  有时,一些人家只拿来一张红纸,而他家所需要的内容一张红纸却远远不够用。遇到此况,我就将事先买好备用的红纸贴用其中。而我如此不动声色地悄悄“补贴”红纸的“奉献”小举,时至今日,他们恐怕都不知道这个“小秘密”。我既要为各家设计春联内容,又要裁纸、书写,真个是忙得不亦乐乎,棉袄穿不住,只穿毛线衣,脑门上还微微沁汗。

  我们江南老家有个习俗,就是除夕夜必定要吃馄饨的,寓意为今年家人平平安安、稳稳当当,来年也依然如此。为了能让乡亲们赶在除夕夜贴上对联,我争分夺秒,埋头书写不断,就连盛在碗里的馄饨都没工夫吃,时间一长,最终只能吃点已经糊烂的馄饨。直到将全村的春联都写完,我才轻松地舒出一口气,好像打了一场胜仗似的开心。此时,我才得以书写自家的春联。为了使春联上的字看起来变化多端,我将正、草、行、隶、篆几种书体都用上了。大年初一,我到村里观察一遍,发现春联内容丰富,字体多样,似乎出于多人之手,不由得窃喜起来。

  尽管当时的笔、墨都是自己的,还补贴了不少红纸,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,甚至连家人都参与其中,无任何报酬,但我心甘情愿,无怨无悔。后来,生产队长用公款给我买了毛笔、墨汁、红纸,还提出要给点报酬。书写用具我接受了,但报酬坚辞不受。我觉得能尽自己所长,为乡亲们做点力所能及之事,实在是我与家人甚感开心的事。那时,虽然还无“志愿者”这个义务服务社会的温馨美称,但40余年前我义务为乡亲写春联之举,则早已自觉履行了“志愿者”的义务与职责了。

  我为乡亲们书写春联,一写就是20余年,从未间断。春联内容因时制宜,在表达喜庆气氛的同时,又起到鼓舞激励的宣传作用。最后几年,我结婚生子到县城生活,每年只有到除夕那天才能回到老家,与父母姐妹欢度春节。谁知还有一些乡亲将红纸送来,等候我书写春联。乡亲们如此不变的信任与厚爱之情,委实令人感动。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,我调入某市高校并定居该市之后,才不得不搁下为乡亲们书写春联的笔。

  而今,春联虽然不写了,老家高沿村也拆了,但我为乡亲们书写春联数十年的深厚情结却永不磨灭。每当春节来临,以前高沿村家家户户黑字红纸的崭新春联便会映现于我的脑际,像一片红色海洋,清风微澜,温馨可爱。春联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,是中华传统美德精神的体现,它令我感动,令我兴奋,令我温暖,令我回味……

  忆往昔,我深深感谢为乡亲们数十年书写春联的难得经历,是它让我获益匪浅,不仅让我缔结了乡情,传播了文明,而且练习了书法,还爱上了楹联。我现今的书法之所以还差强人意,能得到一些行家的错爱与谬赞,楹联创作之所以能得以发表和获奖,无疑得益于数十年书写春联的历练。

  现在虽然不为乡亲们书写春联了,但每年除夕,我必定自撰自写一副春联,并亲手调制糨糊、贴好春联,以此纪念为乡亲书写春联的温馨美好的岁月,并借此表达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“国粹”之一“楹联”文化的敬畏之情。

  行文于此,意犹未尽,谨此便以我为庚子年春节所拟之联作为结语。上联是“春联古老士林传百世”;下联是“书法神奇翰墨耀千秋”;横批:“我爱书联”。

【编辑:朱延静】

文章标题: 我为乡亲写春联

相关文章

'); })();